中实社历史:共产党是打不垮、杀不完的--记金寨地区第一个党组织创始人詹谷堂

来源:实事求是新闻社     发布时间:2017年03月17日    

     中国实事求是新闻社安徽电(首席记者侯震斌 赵建军 苏月建)大别山上、 金刚台下,人们至今仍然广泛传颂着“詹谷堂”这个英雄的名字。安徽金寨地区第一个党组织的创始人、豫东南(商南革命根据地和红三十二师的主要创始人之一,他为大别山区早期党组织建设和农民运动作出了卓越贡献。

    一、今日赴笔架   明朝红满天

詹谷堂,又名詹生堡,1883年出生金寨县南溪镇葛藤山下一个小山村里当时属河南商城)。他天资聪颖,二十一岁中了秀才。詹谷堂性格刚直,不阿谀权贵不趋炎附势爱打抱不平。穷人有事总要找他商量,请他出主意。凡是触犯豪绅地头蛇的诉讼,他总热心接待、积极承担,因而赢得了广大劳动人民的尊敬和爱戴,成为当地豪绅地主冤家对头。

    19247月,詹谷堂经他的学生、中国无产阶级革命文学先驱蒋光慈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詹谷堂是蒋光慈在鄂豫皖边区发展的第一个党员,也是中共党组织在这里播撒的一颗革命火种。詹谷堂入党后,十分激动,即兴在黑板上画了一个仙女正在向人间播种的图画,并题了两句诗:“漫天撒下革命种,伫看将来爆发时。”

    詹谷堂在两个得意门生袁汉铭蒋光慈的影响和引导下,积极投身革命活动。他以教书和讲学做掩护,在志成小学建立党支部,发展本校教师曾静华、杜孝芬等人入党。

    詹谷堂根据当时情况,认为中共党组织首先应在知识分子中发展党员。于是,他决定把党组织发展工作的重点放在家乡的最高学府笔架山农校。为此,他常以讲学和看望在笔架山农校教书的弟弟为名,将传播马列主义和新文化运动的进步书刊送给笔架山农校的罗志刚、李梯云、周维炯、漆德玮等进步师生,准备在条件成熟时,该校建立党组织。正当詹谷堂和曾静华、杜孝芬认为时机成熟、酝酿到笔架山农校建立党组织之际,笔架山农校郑校董向他发出讲学的邀请函,他们心中暗喜,欣然接受。

    192410月初的一天上午,艳阳初上秋高气爽,詹谷堂和曾静华踏上了笔架山农校讲学之路。詹谷堂和曾静华触景生情,发出阵阵感叹。詹谷堂脱口而出:“四季秋最美”,曾静华随声对吟:“七彩赤奇艳”。詹谷堂接着:“今日赴笔架”,曾静华续:“明朝红满天”。两人相视,哈哈大笑。下午,他俩到达笔架山农校,见过郑校董。客气寒暄之后,学校让詹谷堂的弟弟詹甫堂陪同,安排上课和吃住。

    晚饭后,詹谷堂和曾静华回到客房,以了解学生对成语知识掌握程度和征求授课意见为名,约学生谈话。

    詹谷堂先让詹甫堂找来李梯云,这是他们确定发展的第一个对象。詹谷堂问过学习和讲学的情况后,转而让李梯云谈谈对时局的看法和学校的情况。李梯云侃侃而谈,詹谷堂和曾静华连连点头。尤其是李梯云绘声绘色地说到学生和廖校董、王财主的两次交锋并取得胜利的情况时,大家笑得前俯后仰。詹谷堂因势利导地问李梯云:“两次你们都赢了,你分析了没有,这是什么原因?”李梯云答道:“这是因为我们都站在理上。”詹谷堂又问:“还有呢?”李梯云语塞,摇摇头。詹谷堂见状,循循善诱地启发:“光站在理上还不行,还要敢于抗争。你看,我们的农民大众饱受地主的剥削和欺侮,地主是没有理的,由于没有起来反抗,不就一直受压迫吗?”李梯云点头称是。“光有抗争精神还不够,”詹谷堂看着李梯云全神贯注的样子接着说,“最重要的是要有好的领头人。”“是的,没有领头人不行。就是群龙,无首也办不成事。”李梯云深有感触。“比如说,学校这两次胜利不就是有你在领头吗?”詹谷堂笑着说。“我算不了什么领头的,只是我年龄大一些。周维炯、漆德玮我们几个志同道合,有事爱在一起商量。”李梯云有些不好意思。
 
    “我知道你们是一个团体,你领头的一个团体。这个团体很重要。你看,当今社会,在帝国主义、封建主义的统治下,灾难深重,百姓困苦,民不聊生,反帝反封建斗争风起云涌。尽管全国各地都在酝酿奋起反抗,如果没有一个先进团体统一领导,那还是一盘散沙,是不会胜利的。现在我们光宣传还是不够的,需要有俄国的布尔什维克一样的党组织,领导大家干才行。”

    李梯云茅塞顿开,眼神发亮。“詹老师,听说我们国家已经有了像俄国的布尔什维克一样的党组织,叫中国共产党,你见到过吗?”   

    詹谷堂声音放低了些:“确实有这个组织,你愿意参加吗?”李梯云惊讶地说:“还真有这个组织!”接着又问:“我们这里有吗?”詹谷堂点点头,用期待的目光看着李梯云。李梯云笑着说:“老师参加,我就参加。”詹谷堂小声说:“我已经参加了。”李梯云认真地表示:“那我也参加!”“梯云同志,参加中国共产党组织是光荣的。中国共产党由先进分子、优秀分子所组成。她要领导全国人民起来革命,可能要流血牺牲。你怕吗?”詹谷堂紧紧地握住李梯云的手问。李梯云看到詹老师对自己的信任和真诚,感到欣喜和激动,他坚定地说:“老师不怕,我也不怕!”詹谷堂宽慰地笑了。

    “梯云,一个人的力量有限,人多力量大。光你参加不够,你看还有哪些人符合条件,能发展他们参加进来?”李梯云不假思索地回答:“我看周维炯、漆德玮、漆禹源,还有漆海峰,他们都可以发展参加。”“老师中呢?”“罗志刚老师可以。”李梯云又补充道。“那好。梯云,党组织是有严肃纪律的,今天所说,你要绝对保密,不能告诉任何人,包括你刚才说的那几个同学和老师。记住了吗?”詹谷堂神情十分严肃。“放心吧,老师,我一定做到。”李梯云非常认真地回答。“好!你现在去找周维炯同学来。”李梯云转身打开房门,迅速离去。在讲学期间詹谷堂和曾静华利用休息时间以听取学生老师意见的名义活动,先后找周维炯、漆德玮、漆禹源、漆海峰、罗志刚等谈话,他们都表示愿意加入共产党组织。

    在讲课结束的当天晚上,李梯云、周维炯、漆德玮、漆禹源、漆海峰、李声武、罗志刚(这些同志后来大都成长为立夏节起义和红32的重要领导人)按照事先的约定先后到来客房。曾静华在外面房间把门。

    詹谷堂庄严地宣布:“从今天起,你们都是中国共产党党员了。我和曾静华同志是你们的入党介绍人,请举起右手宣誓。”大家随着詹谷堂引领的声音,庄严宣誓:“我诚心愿意加入中国共产党,实行革命,努力工作,遵守纪律,严守秘密,牺牲个人,死不叛党!”

    詹谷堂又宣布:“从今天起,笔架山农校党小组就成立了。根据工作需要,由李梯云担任组长,请大家服从他的领导,开展好党的工作。”

中国共产党的一个小组就这样在笔架山农校诞生了,这是以金家寨为中心的鄂豫皖边区建立的第一个党组织。她犹如星星之火,开始燃烧发光。不久,笔架山农校的党小组发展为党支部,有党员12名。李梯云任书记,罗志刚任副书记,漆德玮、漆禹源为委员。此后,笔架山农校党支部发展了一批又一批党员。随后,笔架山农校党支部和詹谷堂在南溪明强小学成立的党支部一起发展为特别支部,詹谷堂任书记,这是鄂豫皖边区最早建立的党组织之一、是皖西地区建立的第一个党组织。

 二、组建农会   大快人心

     19251月,中共第四次代表大会明确提出无产阶级领导权和农民同盟军问题,指示各地建立农民协会和农民自卫军,规定了开展农民运动的各项办法。以金家寨为中心的鄂豫皖边区的中共党组织在发展党员建立组织的同时,积极组建农民协会。

    詹谷堂和王凤池负责南溪区农民协会组织建立。19277月,詹谷堂和王凤池经过周密准备,决定南溪火神庙会会期期间,召开南溪上、中、下三保农民协会和农民群众大会。

    农历622日这天是南溪火神庙庙会的正期。从大清早开始,农民协会会员和农民群众共2000多人陆续进入詹氏祠门前的广场。上午8时许,大会正式开始。正当詹谷堂组织农民代表上台控诉受到地主劣绅残酷剥削情形时,商城县民团头子周凤山带着20多个团丁跑到会场捣乱。

    一些团丁吼叫:“走开,走开,你们想跟谁作对?”

    “快滚!快滚!不滚不要怪我不客气!”

    会场一阵骚乱。

    詹谷堂和王凤池在台上大喊:“你们想干什么?”“大家莫怕,不要乱!”他俩喊着跑下台,向团丁们奔去。

    参加会议的人们顿受鼓舞,一些人向团丁们喊道:“要滚,你们滚,不要影响我们开会!”随着喊声,农会会员手持棍棒向周凤山冲来。这时,周凤山骑的马受惊,一声长嘶,将周凤山掀下马来,周凤山跌倒在地,仰面朝天。他恼羞成怒,见势不妙,顾不得疼痛,掏出手枪鸣枪,命令团丁开火抓人。团丁们举枪向天开火,乘人群大乱时,一拥而上,10多个参会农民被抓。

    詹谷堂和王凤池立即带领100多名农会会员进行追赶,很快追上了周凤山和民团。詹谷堂满脸怒容,手指周凤山,厉声喝道:“周队长,你凭什么抓人?农民协会开展活动是响应国民党的号召。你抓农民协会会员,野蛮干涉农协会活动是不是你家就是土豪劣绅,是不是要反对国民革命?请你识相点,赶快放人!”

    周凤山想到今天发生的鸣枪抓人之事,已经触犯众怒,心中不免害怕,但当众不愿服输,只是“哼哼”出气,默不作声。正在这时,参会人员1000多人赶到,将团丁团团围住,高喊:“放人!放人!”团丁被这阵势吓坏了,不由得都松了手。10多个被抓的人回到人群中。

周凤山心里发怵,赶紧向团丁使个眼色,拔腿就跑,团丁们赶紧随后溜走。大会继续进行,选出了农协会主席,成立了组织。会后游行示威,大快人心。

    三、天上有多少星星,地下就有多少共产党员

    中共商罗麻特委的领导下,192956日,南溪地区成功的暴发了著名的立夏节起义(也称商南起义),成立了中国工农军第11军第32师。詹谷堂按照党组织的决定,在南溪地区继续领导农民起义。

    革命形势的迅速发展,根据地的迅速扩大,红军和赤卫队的战斗力迅速增强,引起了国民党反动派极大的恐慌,19297月,敌人调湖北匪军夏斗寅部的两个团,会同商城民团头子顾敬之、柯寿恒等民团共3600余人,分三路向我商南地区红军进攻。红军奋战数日,因敌我力量过于悬殊,遂向鄂豫边黄安、光山方向转移。詹谷堂同志因根据地工作需要,继续留下坚持斗争。

    当主力红军转移后,敌人就疯狂地进行搜山,搜捕地方武装、共产党员和农会骨干。818日,给詹谷堂送饭的乡亲被当地的恶霸发现,葛藤山清乡局立即带人搜山,詹谷堂不幸在他藏身的獐子岩猴子洞里被捕。

    詹谷堂抱定牺牲的决心,毫无畏惧,昂首挺胸地来到葛藤山清乡局。他一进门,见清乡局长坐在里面,就顺手抄起一把椅子朝清乡局长砸去。清乡局长见势不妙,慌忙离开。

    詹谷堂被带到南溪后,顾敬之欣喜若狂。晚上,他亲自在火神庙审问:

    “你就是詹谷堂吗?”顾敬之趾高气扬地问道。

    “既然知道,何必废话!”詹谷堂大声喝道。

    顾敬之一愣,停了一会又问:“詹谷堂,你办的是什么党?”

    “我办的是党上之党!”詹谷堂巧妙地回答。

    顾敬之见问不出究竟,气得不断挠头,强忍怒火继续问:“詹先生,你熟读圣贤书,还是个秀才,为什么要干共产党?”

    “为了消灭你们这些吃人的野兽!”

    詹谷堂的回答让顾敬之说不出话来,顾敬之再也不顾斯文,暴跳如雷,拍着桌子大声吼叫:“打!给我打!狠狠地打!”

    皮鞭、木棍雨点般落在詹谷堂身上,他昏了过去。

    “用凉水浇!”

    一盆凉水泼过去,詹谷堂苏醒了。顾敬之还没有来得及问,只听詹谷堂喊道:“打吧!杀吧!共产党是打不垮,杀不完的!”

    敌人第一审讯失败了。

    第二天早晨,顾敬之进行第二次审讯,他带着奸笑走到詹谷堂跟前,用拉家常的口吻说:“你今年才46岁,家中还有老母、妻子、儿女,你这样死了……”

    “我死了没有关系!革命的种了已经撒出去了,不久遍地就要开花结果。革命的星火已经点燃,很快就会燎原!你们的末日就要到了!”不等顾敬之话讲完,詹谷堂的话语就像排炮似地轰过去。

    顾敬之惊怒交加,但还是捺住性子往下问:“你说共产党有多少?在哪里?”
    “多得很!天上有多少星星,地下就有多少共产党员!”
    “你说说名字。”
    “名字?有一个!”
    “谁?”
    “詹谷堂!”

    詹谷堂嘲弄般的回答,气得顾敬之像一条疯狗乱蹦乱跳,他恶狠狠地威胁:“你再不讲,我就要你的命!”

    “你杀了我詹谷堂,灭不了共产党!”
    “上刑!上刑!”顾敬之气急败坏地吼道。

    用烈火烤,用烙铁烙,詹谷堂咬紧牙关,昏死过去。当他从昏迷中苏醒过来时,立即挣扎着鼓励同狱的战友:“我们是共产党员,是革命战士,要有坚强的意志,要能忍受最大的痛苦。我们的队伍是会回来的……”

    “你放心吧!我们会跟你一样坚强!”大家纷纷表示。

    詹谷堂脸上露出了微笑。

    当天下午,詹谷堂被带出了牢房。他和10多个同志一起被押往刑场。詹谷堂感到最后时刻到了,他奋力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打倒国民党反动派!”一阵枪响,同志们一个个倒下,詹谷堂又被带回牢房。原来这是敌人让他陪斩,妄图以此摧垮他的意志,妄想从他身上获取有用口供。

    继续提审,继续用刑,詹谷堂依然有问有答,敌人想要的东西一字不吐。

    继续陪斩,继续摧残。在威武不屈富贵不移大义凛然的詹谷堂面前,顾敬之束手无策!

    828日的晚上,顾敬之抱着侥幸心理,再次对詹谷堂进行了审讯,依然毫无结果。半夜时分,被打得皮开肉绽奄奄一息的詹谷堂被拖回牢房。他感觉自己的血快要流尽了,想在生命最后时刻给自己的母亲——中国共产党做个告别的留言。他挣扎着站起来,用手指蘸着自己伤口流出的鲜血,在墙壁上一笔一划地写下“共产党万岁”。

    当他将最后一笔写完后,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随后倒在地上,永远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早晨,敌人打开牢门一看,墙上五个红光闪闪的大字,不由得倒退了几步。

    顾敬之得知詹谷堂已经死去,仍不解心头之恨。他令人将詹谷堂尸体拖到南溪的河湾边,照头又开两枪。

 詹谷堂的牺牲,让根据地人民悲痛欲绝,夜幕降临,南溪附近群众冒着生命危险,含着眼泪将烈士的遗体偷偷地送到20里外的葛藤山,安葬在獐子岩小山上2007年,詹谷堂烈士的遗骨迁入金寨县红军烈士墓园

 当年 9月,红三十二师打回商南,在南溪街头召开了数千人的追悼大会,沉痛悼念为革命立下不朽功勋的老党员、豫皖边党组织创建人詹谷堂。会上,红军战士们义愤填膺,群众们泣不成声,决心誓死保卫根据地,惩罚杀害烈士的敌人,为亲人报仇。


责任编辑:admin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免责声明- 人才招聘- 广告服务- 首页

版权所有:中国实事求是新闻社  投稿邮箱1225093686@qq.com    新闻登记号65403059-000   举报电话:13161461316 16500038765
欢迎来本社投稿,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